漂泊FM-07

总会在意一段并不美好的生活时光,一些人和事从我的心里滋生出一种令人困惑的物质,也许,我能够化整为零,或者,只是给悲哀一扇来去自由的门。开始学会原谅所有的事情,如同原谅一个冬天,原谅无所事事的夏日。所有树木都不会用枝条缠住离遁而去的飞鸟,那些在我生命之中来了又去的人和事,以及他们带给我的欢乐和悲哀。

我们是被强迫在白天行走的夜行动物。一直呈现疲惫的状态,吃极少的食物,喝大杯的水,头发和指甲生长得极快。走在烈日之下会忽然停下来,抬起头闭上眼睛,看得见眼皮上红色的血管,像是婴儿还未睁眼的时候。那样鲜亮又带着些模糊的红色. 如同每个人不能预知的未来,惴惴不安,又满是期盼,奇怪的是,在我混乱嘈杂的回忆和心情里,隐隐约约觉得它们应该是明亮的,有着让人睁不开眼,无法直视的光亮。

依旧穿着七年前的裙子,杏色有镂空花纹的棉布裙,划破过两次,缝好了,会继续穿。放入衣柜,不如扔弃,裙子必须穿在身上才能得到生命。怀念七年前的自己,七年,是怎样的一个时间概念,如果按照七十岁的寿命来说,生命已经消耗了十分之一。如果按照少女时代来计算,那是一整个青春。人在夜里缓缓成长,也在夜里慢慢开始习惯性地缅怀过往岁月的种种,堕落或者伟大,苍白或者绚烂。大段回忆之中的自己,穿过膝的短裙,有清淡恍惚的表情,浅薄无知,幼稚而冲动。微妙的是,对这样的自己我会产生一种毫无根据的羡慕和憧憬。

只是反反复复地想起蒹葭。忽然明白,那些美好的人和话语随着水流一并消逝了,万劫不复,干干净净。岸上的鸟雀都哑了,安静地飞来掠去,只是空空张着一张嘴,这个没有任何声音的世界不允许它们停息。像是亲临一场悲剧。我就躺在盛夏潮湿的河岸上,依旧是没有任何声音,没有风声,没有水声,没有两岸猿声,没有哭泣亦没有欢笑,这样的夜晚,也许人们都在沉睡。此刻依旧清醒的女子们,请让我们来一次聚会。不言不语,只是安静观望,那些美好的女子,如同河堤与流水交接之处的水草,柔软随性,缠绕在无数人的心上,安定与飘摇,扎根与衰败,整个过程不可逆转,对此我们无能为力。

漂泊FM-07

微信扫一扫分享

您可能喜欢的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